辽宁分社正文

海上桃花源 生态觉华岛

辽沈晚报 2019年12月15日 08:54

  原标题:海上桃花源 生态觉华岛

  曾获“中国十大美丽海岛”微信投票第一

风景秀丽的葫芦岛兴城市觉华岛。辽沈晚报、聊沈客户端驻葫芦岛特约记者 靳诗宇 摄

  提起葫芦岛市兴城觉华岛,很多人都知道它是辽东湾最大的岛屿,素有南有普陀山,北有觉华岛之美誉。觉华岛原名菊花岛,古名桃花岛,又称大海山。传说,战国时代的风云人物燕国太子丹刺秦失败后曾逃于此岛避难,当时岛上桃花遍地,蜂嬉蝶舞,太子丹便赐名桃花岛。

  相传金庸在《射雕英雄传》中描写的桃花岛即是此岛。据《奉天通志》记载:淘河岛一作桃花岛,或谓今觉华岛,后来又有“桃花浦”等称谓。觉华岛之名始于辽代,当时岛上佛事兴盛,“觉华”之名即与佛教有关,至今觉华岛上还生长着108棵古代菩提树。晚清时期,觉华岛被地方官员登记为菊花岛,2009年又恢复了辽金时期的觉华岛称谓。公元1014年,辽圣宗耶律隆绪为纪念在此岛传道的老师觉华和尚便赐名觉华岛,因此号称千年佛岛。1922年,被地方官登记为菊花岛,

  目前觉华岛下辖菊花街道办事处,分南、北两个行政村9个自然屯、辖区含张家山岛、杨家山岛、磨盘山岛三个离岛及周边海域。全区规划面积15平方公里,海岸线长27公里。觉华岛上1092户、3200多名原住民,衣冠简朴古风存,千百年来一直过着柴扉尽敞、路不拾遗、耕海牧渔的桃源生活。

  2015年,在国家海洋局“美丽海岛”评选活动中,觉华岛从全国97个参选海岛中脱颖而出,高居“中国十大美丽海岛”微信投票榜第一位。

  觉华岛人类文明至少有四千余年

  觉华岛与海水相依相伴了几千年,无论过去还是现在,去往岛上都需要乘船。坐在船上,望着波涛汹涌的大海,伴随着时而飞翔的海鸥海鸟,可以任由人的思绪尽情驰骋飞舞,对海岛的怀古幽思之情更让人心生无限遐想。

  那么海岛上究竟什么时候有了人类活动,对众多慕名而来的游客来说有如一团迷雾。因为当地的旅游宣传品上大都写着辽代在这里建有城池,并兴修了大龙宫寺等宗教建筑。辽宁省历史学会理事、葫芦岛市政协文史办副主任张恺新对觉华岛历史钻研多年,他告诉记者,有关觉华岛几千年前的历史讯息,由于目前没有发现文字资料可供查证,只能依赖于考古调查。前些年,考古工作者在觉华岛东南部的风凉山上发现了多件石器,经考证是距今4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的磨制石器,其中比较珍贵的有两件:一件是半截石磨棒,选材是白褐色砂岩,质地较粗糙,发现时截面略呈三棱形,两端稍细,这件石磨棒残件存长12.5厘米,最大直径6.5厘米,是远古时期人类的生活、劳动用具;另一件是在风凉山阴坡发现的一件石斧,也比较珍贵,这把斧子是用黑灰色硅岩石磨制而成,比起石磨棒要精细得多。虽然经历4000多年的沧桑,斧子的刃部在出土时仍显得很锋利。遗憾的是,由于历史的变迁,这件石斧也残缺一部分,存长6.5厘米,截面呈椭圆形。

  张恺新介绍,考古研究发现,在觉华岛上出土的新石器均有明显的使用痕迹,材质在岛上都能找到,很可能是就近就地选取石材磨制的,是新石器时代人类在觉华岛上劳动、生存、繁衍的有力证据,也将一些人们认为的觉华岛从唐代时期开始有人居住的历史推前了3000多年。

  张恺新拿出他2013年出版的地方史专著《往事千年》对记者说,当时在撰写这本历史普及读物时就发现,从觉华岛对岸兴城市几个乡镇发现的新石器时代遗址出土的石磨盘、石锤、石铲和夹砂红陶等石器、陶器可以推断,早在七千多年前,生活在觉华岛对岸的人类就已经掌握了农业耕种技术。而狐仙洞遗址出土的陶纺纶则说明,那时的人们就已经开始纺线纺织、编织鱼网,因此,人类在四千多年前跨海到觉华岛上生活是完全有可能的。

  探寻古时觉华岛人类迁徙之谜

  由于研究觉华岛历史的缘故,张恺新几乎每年都要去觉华岛进行探访。如今,乘坐游轮上岛已经很方便,除冬季外,每天都有多班客轮往返觉华岛和兴城海滨码头之间。可在海陆交通不发达的远古时代,人们究竟是如何登上海岛呢?

  张恺新说,觉华岛距离今天的兴城海滨陆地约9公里,由于北方气候条件影响,觉华岛附近的海面每年冬天都要结冰,也就是通常所说的“封海”,远古时代的人们很可能是在冬天踏冰登岛,岛上有足够的淡水资源和一定数量的植被,于是人们就在岛上落脚;还有很多人可能就是刻木为舟登岛,后来逐渐在岛上繁衍生息。目前觉华岛上有一口八角井,很可能在远古时代就被觉华岛的“先民”们开凿了,这是岛上最大的淡水井。八角井虽临近海边,但井水甘甜可口,含有多种矿物质。每逢大旱之年,觉华岛上的水井相继干涸,唯有八角井水深如故,为这眼古井增添了神秘色彩。

  葫芦岛市历史学会理事张志平曾在觉华岛上工作过,他对觉华岛的历史沿革娓娓道来。张志平说,战国时期,觉华岛名叫桃花岛。据《新唐书》记载,自汉代起,桃花岛又称为桃花浦。唐代,觉华岛得到了进一步的开发,靺鞨族建立的渤海国与唐朝关系密切,桃花浦是靺鞨人通过海路与山东等地通商的中转港口,岛上经济繁荣,为远近闻名的富庶之地。辽代开始称为觉华岛,岛上佛事兴盛,庙宇香火旺盛,相继有大龙宫寺、海云寺、风凉寺等寺庙相继建成。据考证,辽圣宗耶律隆绪曾亲自登临该岛,并留下了历史记载。

  张恺新结合考古发现认为,觉华岛在辽代不仅有寺庙,还有很多农户和渔民在岛上定居,辽代觉华岛文明兴盛,前几年文物普查时发现了多处辽代遗址,出土了很多辽代生产生活用具。金代,觉华岛的佛教文明得以延续,到了元代,由于觉华岛遭遇兵燹等原因,不仅佛事废弛,岛上幸存的居民也大部分迁徙他方。明代觉华岛上居民又有增加,但该岛主要功能是作为明军的后勤补给基地。明天启年间在觉华岛上“龙脖子”附近修筑了一座囤粮城及粮草大营,用于保障辽西地区明军的粮草供应。

  明天启六年(1626年)正月觉华岛之战后,觉华岛上军民遭到后金军队血洗,经过战争洗礼后的觉华岛一度荒凉,民生凋敝,出现土地无人耕种的局面。朝廷为此颁布《招民垦荒条例》,一些山东、河北、河南等省的农民纷纷出关,有几百人就迁居到了觉华岛。现在,觉华岛上的居民有一半以上从事捕鱼业,他们基本上都是山东沿海地区移民的后裔。

  水师营巡海增添岛屿底蕴

  张恺新向记者提供了这样一份史料:觉华岛自明代纳入海防体系中以后,在军事防卫方面曾发挥过特殊作用。明代在觉华岛上修筑囤粮城,清代划定海防巡海范围时,当时的兵部特意将觉华岛设置为旅顺水师营的巡海西端。康熙五十二年(1713年)九月设置的旅顺水师营曾是大清帝国北部海疆实力最强的海军,旅顺水师营的巡海范围西至觉华岛,东至鸭绿江口,南至隍城岛北90里海域。

  按照清代兵部的规定,旅顺水师营分左右两营,有战船10艘,定员500名,水师营官兵冬季在旅顺港内休息,每年3月开始出哨,在划定的海域内巡航,在沿途港口修建有简易码头专门停泊军舰。由于觉华岛是旅顺水师营巡哨的西端起点,在觉华岛上专门修建了供水师营官兵暂住的房屋。每年水师营官兵巡哨到达觉华岛后,都要上岛休息,有时还要停留月余方才登船返航。到达觉华岛后,巡哨的领队军官要在岛上书写巡航记录,当然大多数时候都是写着类似“平安无事”的语句。在觉华岛停留期间,军务之余,水师营官兵除了饱览这里的秀美景色外,还经常下海捕鱼捉蟹,沉浸在渔家生活的乐趣中。这种局面一直维持到光绪六年(1880年)清廷裁撤旅顺水师营,从此,觉华岛上再也没有了旅顺水师营官兵们的身影。

  曾作为政务接待的好去处

  作为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副会长,近年来张恺新收集到许多稀见史料,有些就与觉华岛有关。张恺新说,清代的觉华岛因为自然风光旖旎和文化底蕴深厚,成为政务接待的好去处。清代有很多朝鲜客人和路经辽西的清朝官员都曾登临觉华岛。清代嘉庆年间宁远(今兴城)知州刘大观的著作《玉磬山房诗集》中,收录了一首《送高丽贡使金锦汀回国》的七律诗,写道:“觉华岛上月华生,中外河山共一清。为拂客尘挥麈尾,可凭春水定鸥盟。柳丝难绾匆匆意,雁影同牵脉脉情。鸭绿江头归棹远,白云深锁凤凰城。”

  张恺新分析,从“月华生”的景象来看,刘大观送别这位金姓朝鲜使臣应该是在一个月夜里。当时的朝鲜使者来宁远,刘大观不止一次邀请他们登临觉华岛游览。值得一提的是,朝鲜使臣金锦汀被刘大观的盛情深深感动,还欣然和诗表达心境。

  每年吸引近20万中外游客

  改革开放以来,葫芦岛市政府高度重视发展觉华岛的旅游事业,在招商引资和社会管理方面进行了大量投入,彻底改善了觉华岛的生态环境和生活环境。觉华岛上著名的自然人文景观很多,包括唐王洞、九鼎石、三面观音、双石礁、怪石滩、峰塔寺遗址、大悲阁遗址、明朝囤粮城遗址、史迹宫博物馆、磨盘山高端国际旅游度假岛等意境深远、美不胜收的景点,无不令游人产生神奇和遐想。央视《相约》栏目、电视剧《宝莲灯前传》、电影《老滩》、《小岛运动会》、微电影《爸爸在这儿》等纷纷来拍外景地。

  觉华岛远离城市的喧嚣,岛上没有工厂企业,生态环境保持良好。置身觉华岛,春闻槐花飘香,夏沐海风避暑,秋钓肥鱼活蟹,冬赏菩提傲雪,绝对是亲吻大海、拥抱阳光、融入自然的菩提圣境。徜徉在静谧的环岛公路,吸纳山海之灵气,静以解忧、雅而生趣,分不清是人在仙境中,还是桃源在人间。

  时光荏苒,现如今,历经几千年的风雨沧桑,具有丰富历史文化底蕴的觉华岛已经走进了新时代,目前岛上居民生活安宁、富庶幸福。由于海岛上至今还保存着很多原生态景致和风土人情,因此每年都吸引近20万中外游客慕名前来参观考察和娱乐休闲。未来的觉华岛将继续依托岛内自然人文景观、生态环境和渔民生产生活特色,以“精神智慧、文化遗产、生态海岛”为总体发展规划精准定位,打造原生态的海岛。

  辽沈晚报、聊沈客户端驻葫芦岛特约记者 靳诗宇